网络通信 频道

深职院:“共生共长”培育ICT “尖刀连”

“大二时,我就在老师的教导下,通过了华为的中级认证。由于到企业直接就可以上手,毕业时企业给我的薪酬比其他人要高出一截。”深圳职业技术学院2015级毕业生徐剑波目前从事认证培训工作,从曾经的被培训者升级成为了“认证教头”。他仅是深职院—华为培养信息通信技术技能人才“课证共生共长”模式受益者之一。

自2006年起,深职院联姻华为这一行业领军企业,大力推进企业能力导向的人才培养模式改革,共建专业、共建课程、共训师资、共建平台、共育人才。该校信息通信类专业课程体系和华为工程师认证体系共生共长,在教学过程中融入企业培训认证体系,学生在知行合一中习得真功夫,在学校所学知识、技能与企业岗位需求无缝对接。

校企携手共破产教融合难点

“2006年,我们就要求每个学生都要考一个跟专业相关的职业鉴定证。但好多毕业生反映说,很多企业对他们的证看都不看。”深职院副校长马晓明时任学校通讯工程系主任,他深知信息技术产业发展日新月异,人才需求也随之变动,而职业鉴定证书考试内容由于更新不及时,滞后于产业发展。

马晓明举例说,当时手机维修是信息技术资格证的必考内容,但其中一款维修机型企业已停产近两年,“这样的证书含金量又有多高呢?”

问题出在哪?如何破题?经过大调研、大讨论,深职院由内而外地找问题、求方法。

“浅层次的原因是产教两张皮,高职教育人才培养滞后于行业企业人才需求。但深究根本原因,是当时很多高职院校人才培养模式像是本科教育的‘压缩饼干’,课程架构以本科教育学科体系为根本指导,却没有凸显出产教融合特色。” 深职院党委书记陈秋明直指痛点,教师教学能力与产业行业用人需求脱节;校企合作不深入,缺乏持续性、连贯性、长期性。

“原来很多高职院校招聘教师时,以知识教授为导向,追求高学历,对实践动手能力基本不要求。”马晓明曾在内地某高校任教,该校部分教师从学校到学校,缺乏企业工作经历。甚至极少数信息通信专业教师只会讲理论,连电容、电阻元件都分不清,“这样的老师怎么教学生最新的岗位技能?”

岗位技能训练能否借助校企合作实现?马晓明在实践中发现难度很大。“浅层次的校企合作,企业生怕扰乱正常生产秩序,只让学生参观生产现场;但如果找不到有力抓手,构建出双方都长期有利可图的合作模式,深度合作很难持续。”

马晓明曾在两家企业工作三年,做过甲方也做过乙方。他深知,校企双方如果只建立传统的甲乙方关系,合作一结束,由于企业在人才培养方案中缺位,学校育人工作又会重新“闭门造车”,陷入“盲人摸象”困局。

“产业行业最新技术标准、岗位需求、用人数量,是职业院校人才培养指南,而这掌握在企业尤其是行业龙头企业手中。只有双方强强联合,人才供给侧才能精准对接行业需求侧。” 马晓明再三强调,职业院校一定要想清楚校企双方内在核心需求,探寻出深入持久、互利共赢的合作模式,才能构建共生共长、相互融通的命运共同体。

自2006年起,深职院、华为就开始深入磨合合作模式,回应双方内在需求。深职院不仅看重华为先进的理念、设备、技术、标准,更看重华为构建的电子信息产业人才生态体系,希望能借机融入。华为也意识到,自己的内训体系难以满足庞大的上下游用工需求,需要引入深职院这类优秀高职院校合作者,为其产业链培养“零适应期”的ICT人才

课程体系无缝对接华为认证能力需求

一家营业额过百亿元的华为生态链企业选人门槛高,但这家企业对通过华为认证的深职院毕业生“高看一眼”。该企业内部人才分为13级,通过华为HCIE认证的直接定岗到7级或8级。

行业企业最认可的用人标准,就是我们构建课程体系的‘锚 ’。”马晓明介绍说,华为认证体系覆盖ICT行业全技术领域,被全球150多个电信等行业采用,华为认证工程师是信息通信技术技能人才标杆。该校信息通信类专业人才培养方案与华为认证体系互嵌共生、互动共长,课程体系紧密对标华为认证技能模块。学生培养质量、就业水平“水涨船高”,通过认证的毕业生供不应求。

华为认证是为成熟在岗工程师量身打造的,他们都具有相对丰厚的理论功底和工作经验,而深职院信息通信类专业学生基本都是零基础的“小白”。如果直接复制,一定会出现“水土不服”现象。

如何实现有机融合?马晓明带队深入研究分析华为认证,将其知识、技能体系进行解构、重构,“华为认证知识、技能需求要转化为学生的素养、能力,最根本的着力点是课程。我们在适合学生学习、教师教学的基础上,比着华为认证体系的葫芦,画出信息通信类专业课程体系的瓢。”

深职院对信息通信类专业课程体系进行了大刀阔斧改革。改革方向很明确,摒弃以学科内在逻辑、教师现有知识能教作为指导的专业课程开设思想,而将人才培养质量、华为认证需求作为指南,调整与学生未来职业发展联系不紧密、学科需要而认证不需要的课程。

改革后,深职院通信技术专业虽然新增华为HCIA网络技术等课程,而基础课学时量大幅“瘦身”,从1642降至1474。新的课程体系更切合产业需求、专业特色,例如通信技术专业更偏向设备运营维护,而电子类课程更侧重硬件制造。随着产业技术的发展,企业认证标准不断升级,该类专业课程也同步更新。

“学校很难提前三年把握人才培养需求,基于与华为共生共长的密切关系,我们可以提前一至两年从企业获知行业用人需求变化。”为精准培育人才,马晓明介绍说,该校信息通信类专业专门设计了分段、分层、分类的课程体系,将专业课程分为公共基础课、专业基础和认证课三个阶段。学生在大一学习公共基础课、专业基础课程,而等学生大三时,该校再根据行业用人需求预判和学生的兴趣爱好,将培养方向分层为传输、数通等类别,由学生自愿选择,学校因材施教。

为满足不同学生的学习要求,深职院信息通信类专业还通过分层教学,要求所有学生考取华为初级认证,鼓励有志趣的学生考取华为中级、高级认证,实行进阶式培养、个性化学习。

组合拳助力师生“来之能战”

深职院电信学院教师王隆杰是全国首个通过华为云计算HCIE认证的高校教师,华为授予他“人才生态行动大使”。“要培养能通过认证的学生,首先自己要通过认证,给学生做好示范引领。”王隆杰多次到华为“充电”,如今他已拥有IT领域十余个证书。

“我们首先让教育者受教育,让老师了解行业企业最新用工需求、技术标准,成为学生通过华为认证的引路人。”陈秋明介绍说,深职院招聘教师时,优先考虑有企业工作背景的应聘者。该校还联合华为等知名企业,共同构建信息通信类专业教师培训体系。教师来到华为,一对一地跟着华为工程师在真实场景中学习新技术、新标准,感受企业文化。

节假日到企业学习培训,已从硬性机制转变成深职院信息通信类专业专业教师的自发行为。去年寒假,19个教师自行到华为培训1周。目前,该校已有20多个华为认证的讲师。他们已从刚开始的跟随学习,成长为同行者,与企业共同开发26本教材。在华为物联网实践系列教材课程开发团队中,除深职院教授王洋来自高职院校外,其余均来自本科高校。目前,深职院教师开发了11门华为认证网络课程,惠及686多万人次在岗工程师。

在华为数通HCIA认证课程上,电信学院专业大三学生在教师指导下,选取组建公司网络这一典型应用场景进行实战演练。教师先将知识点分解为53个小模块,组织学生在小项目训练的基础上,进行交换网络组建的中项目强化,随后引导学生调研公司网络构建需求、网络方案设计、项目实施等大项目全流程实施。

为通过实战项目教学,带领学生将碎片化的知识点整合为系统化技能,深职院设计开发了典型应用场景选取、知识点分解、小项目训练、中项目强化等五步教学法。学生在实践中将知识内化为能力素质,获得“逐级登高峰”的体验。

深职院还与企业、政府合作,共建工业物联网控制技术工程实验室等高水平实训平台,引导学生练就真功夫而非花拳绣腿。该校还结合学生兴趣和专业特点,建立信息通信类专业社团,让学生在社团活动中边玩边学。

近年来,深职院1000多名在校生通过华为认证,其中超过8%的2018届毕业生通过HCIE认证。现在华为在广东省的产业链企业已成为深职院的用人大户。2016年,深职院信息通信类专业毕业生平均月薪达5622元。华为与深职院的合作模式也被华为作为典范,推广到其他华为ICT学院。

本文转自《中国教育报》


0
相关文章